首页 > 深圳 > 案件 >

"曲玉权"裁判中的数罪并罚问题

徐雪芬律师按:
 
  “曲案”裁判遗漏被告人王金磊、丁景阳罪行,特别是对丁景阳的两个故意伤害罪。虽有事实认定,但却只对其故意伤害(曲)致死的事实进行了定罪量刑,没有对其故意伤害同监室赵的事实进行定罪量刑,违反刑法关于数罪并罚的法律规定,既属于“原判决、裁定确有法律错误”,又属于“量刑明显不当”,足以成为“曲案”启动审判监督程序的理由。
 

 
一、引言
 
哈尔滨警察曲玉权,于2017年1月27日除夕处警过程中,被相关人员故意伤害致死,2018年12月18日,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8)黑01刑终749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维持道里区法院于2018年9月21日作出的(2018)黑0102刑初910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
 
关注“曲案”的诸多人士,从裁判文书网等渠道获得了哈尔滨中院的二审裁定书、哈尔滨市道里区人民检察院起诉书相关信息,并针对哈尔滨中院的通报等情况,纷纷主张启动“曲案”的审判监督程序。
 
笔者认为,从“曲案”中的数罪并罚问题分析入手,也会得出应启动审判监督程序的结论。
 
二、“曲案”裁判对被告人王金磊的数罪并罚问题
 
被告人王金磊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危险驾驶罪。二审裁定显示,一审法院对其分别判决,合并执行。一审法院判决如下:“被告人王金磊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犯危险驾驶罪,判处拘役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5000元。”
 
一审法院对被告人王金磊的行为,分别定罪,合并执行,遵守了我国刑法关于数罪并罚的规定。但是,有识之士仍提出了被告人王金磊涉嫌寻衅滋事罪没有被追究的问题。
 
二审裁定显示,一审法院和二审法院都认定被告人王金磊在“你会红”KTV无故摔砸物品、与人争执并厮打行为。对这一行为,两级法院并没有进行法律评判。王金磊的这种行为确是一种寻衅滋事行为,但这一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呢?笔者认为,仅从裁判文书上的信息,无法做出准确判断。
 
寻衅滋事行为,够罪的可按刑事犯罪处理;如不够罪可以按违反治安管理行为进行治安处罚。由于现有法律文书对王金磊在“你会红”KTV无故摔砸物品的种类、数量、价格、造成损失表述情况不明,对与人厮打的具体情况也不详细,暂无法判断其行为是否涉嫌犯罪。不知是公安侦查中忽视了这一事实,还是检察院忽视了这一事实。现实情况是,检方并没有将这一事实作为犯罪提起公诉(参见哈里检诉刑诉[2017]807号起诉书)。
 
三、"曲案"裁判对被告人丁景阳的数罪并罚问题
 
二审裁定书裁明,一审法院认定了被告人丁景阳犯两个故意伤害罪事实:
 
其一是故意伤害曲致死,即2017年1月27日,王喜海、王喜波、王金兰、吴春娟、王金磊、丁景阳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曲死亡。
 
其二是故意伤害同监室人员赵某。2018年3月22日,被告人丁景阳与李达等人员在哈尔滨道里区看守所208监室殴打赵,致赵轻伤。
 
一审法院是如何判决的呢?
 
道里区法院仅仅判决“被告人丁景阳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这一判决结果,与对被告人王金磊故意伤害罪的判决结果完全一样,其实是对故意伤害曲致死的判决,而非对故意伤害赵致轻伤的判决。前者定罪量刑适用的法律是《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即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后者定罪量刑,则应适用《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即“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根据我国刑法关于数罪并罚的规定,对被告人丁景阳的上述两个故意伤害罪,分别判决,合并执行,还应适用《刑法》第六十九条数罪并罚的一般原则,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定执行的刑期。但是,据二审裁定显示信息,一审法院却只对其中一罪进行了定罪量刑,本应数罪并罚而没有数罪并罚!
 
四、“曲案”裁判的数罪并罚问题,应启动审判监督程序解决
 
仅根据二审裁定,目前我们还无法判断对被告人王金磊是否应追究其寻衅滋事罪的责任。因为,如果法院要追究此罪之责,那么检察院必须先对该行为提起公诉。在检察院没有对该行为提起公诉情况下,法院受控诉范围限制,无法对该行为进行审判。
 
因此,如果仅仅针对王金磊可能涉嫌的寻衅滋事罪,启动审判监督程序,仅仅依靠法院本身,在法律依据、程序上确有困难。不过,如果王金磊涉嫌寻衅滋事罪,检察院可以另行提起公诉,在不对“曲案”启动审判监督程序的情况下,法院可按《刑法》第七十条规定的判决宣告后发现漏罪的并罚之规定进行处理。
 
如第三部分所述,“曲案”裁判对被告人丁景阳存在着应适用数罪并罚而没有适用并罚的问题,检察院对被告人丁景阳两次故意伤害罪是明确提起公诉了的,而且一审、二审法院都对此进行了认定。但一审没有对丁景阳的第二个故意伤害罪定罪量刑,虽然是该案裁判文书上的漏罪,但并非是判决宣告后发现的漏罪,而是在判决时就已展示给法官、法官应作出裁判的罪,若适用《刑法》第七十条判决宣告后发现漏罪的并罚之规定,先由检察院提起公诉再做裁判,实系重复提起公诉,无必要也于法无据。
 
那么,如何解决丁景阳的数罪并罚问题的呢?笔者认为,在一个判决中,在事实已得到认定的情况下,本应适用相关法律进行定罪判刑、适用数罪并罚的法律规定宣告执行刑,却没有适用这些法律,应属于适用法律错误;同时,没有数罪并罚,造成宣告执行罚的明显不当,违反了罪刑相适应原则。
 
《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第(三)项、第(四)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七十五条第(六)项、第(八)项、《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五百九十一条第一款第(八)、第(九)项,都明确规定,“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量刑明显不当的”,应启动审判监督程序。
 
因此,“曲”案裁判对丁景阳的数罪并罚问题,应启动审判监督程序予以解决较为妥贴。
 
    基于此,如果王金磊寻衅滋事行为涉嫌犯罪,在检察院提起公诉情况下,也可以纳入“曲案”审判监督程序合并解决。
 
五、强调
 
 数罪并罚是指对一人犯两个以上罪行,就所犯的各罪分别定罪量刑后,按一定原则判决宣告执行的刑罚。我国《刑法》第六十九条规定了数罚并罚的一般原则、第七十条规定了判决宣告后发现漏罪的并罚、第七十一条规定了判决宣告后又犯新罪的并罚。
 
数罪并罚,不仅是个法律适用的问题,同时也涉及到量刑轻重问题。如果法院判决、裁定中存在着诸如前述分析的数罪并罚问题,那么,审判监督程序就可以以“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为由,或以“量刑明显不当”为由启动。
 
单凭“曲案”裁判对丁景阳的数罪并罚问题,启动“曲案”审判监督程序,理由足矣!

本问题和回答均来自本站网友,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sz.hlvshi.com/case/147.html